赤壁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775|回复: 1
收起左侧

[小说] 江山依旧在之开国 第七十八章 陈豨造反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2-9 19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 第七十八章 陈豨造反

刘邦最近很烦!
刘邦烦自己最近做事一点都不顺!
刘邦想,自己作为皇帝想更换太子,这只不过是自己家里的事,却因大臣反对,使自己败给了吕后。
刘邦觉得自己很委屈,连自己家里的事情都做不了主!
刘邦又想到最近传闻陈豨反叛的事情,更是烦恼!
刘邦总在想,自己认为信任度很高的人,却一点信任度也没有。自己赏识的人,自己重用的人,最后却让这些人打了自己的脸。自己器重的人,你给他权力,给他最大的赏赐,他不以为恩,不知图报,反而反过来在背后捅你一刀!
刘邦一向以为自己有知人之明,知人善用,在官员面前还夸下海口,说自己能战胜项羽的原因,就是擅长用人!可是最近发生的事情,让刘邦开始怀疑自己,是不是老了,很多器官失去了功能,让自己无法明辨事实真相,无法识别事情真伪,才使自己不断出现误判!
废立太子这件事情,自己是满有把握的。到了会上,御史大夫周昌也当面反对自己,太傅叔孙通也当面反对自己,这两人都是自己视为心腹的人,连自己的心腹也反对自己!为什么呢?难道真的是废立太子这件事情是错误的?
废立太子自己认输了,放弃了,以为事情过去了,自己应该可以清闲两天,没有想到陈豨又给自己添乱了!
陈豨会反叛吗?刘邦问自己!
刘邦摇摇头,无法做出判断!
刘邦由此想到了韩王信。
刘邦之前认为韩王信是自己的心腹,刘邦一再原谅他,重用他!最后看重韩王信的勇武及他与张良的关系,让他去代国驻兵,防御匈奴。韩王信去代国之前,自己还重新划了一块大地方给他,刘邦以为这样做,韩王信就会以死报国的。没有想到,这个自己信任的人到了代国不久,居然投降匈奴,带着匈奴,侵略、骚扰边疆!
现在这个陈豨又会这样吗?刘邦问自己!
刘邦还是无法做出判断!
陈豨是宛朐人,是吕泽的同乡,多年的老部下,两人关系亲密!
陈豨与自己也是趣味相投。陈豨与自己都是信陵君的粉丝。汉七年冬天,韩王信叛投匈奴,陈豨跟随自己一起讨伐韩王信,立有战功,被册封为阳夏侯。陈豨的女儿又是四皇子刘恒的王妃。最近为了加强西北边境对匈奴的防御,任用陈豨代国相国,以代国相国的身份率领、督统赵国、代国的边防部队,这一带戍卫边疆的军队统归他管辖。陈豨这样一个于私是至亲,于公是心腹的封疆大吏,也会反叛自己吗?
自己这样重用陈豨,其地位可以与齐国国相曹参相比。人家曹参是什么人?开国元勋,功劳应是全国第一,只是当时为了照顾萧何的情绪,才让曹参排第二!
刘邦实在想不明白,这样一个被自己视为心腹,十分赏识、恩宠,破格重用的部属,也反对自己!
刘邦最为担心的是西北防务,安排自己最为放心的部属防守,也是自己认为最适合担当西北防御大任的部属,以为从此西北边境就可安宁,百姓就可安居乐业,谁想到防御西北匈奴侵略的统帅,最后投降了匈奴,反过来勾结匈奴侵略、骚扰西北边疆!
刘邦无法想清楚这些问题,越想越糊涂,最后刘邦意识到,肯定是自己老了,失去了判断力!
刘邦找来吕泽,对吕泽说:“现在有人怀疑陈豨反叛了,国舅爷对这件事怎么看?”
陈豨反叛的传闻,社会上议论纷纷,吕泽也有所耳闻。只是如何回答刘邦提出的问题,吕泽没有思想准备,一时不知如何回答,愣在那里!
刘邦问:“陈豨是国舅爷的同乡,你们俩关系密切,现在有人说陈豨叛变了,国舅爷相信吗?”
刘邦提问越来越尖锐,让吕泽感到压力,吕泽知道刘邦提出的问题无法回避。于是对刘邦说:“陈豨叛变的消息,我有所耳闻,只是我还不能凭这些小道消息,就判断陈豨反叛了!我认为我们应该慎重,在事情没有确凿证据之前,先不要惊动陈豨,先派人展开秘密调查。当事实清楚后,再对陈豨采取行动!”
吕泽说完,刘邦没有做声,他在观察吕泽,在思索吕泽说话的动机。刘邦猜测,吕泽早已知道了陈豨反叛的事实,甚至是陈豨的同谋,现在是故意拖延时间,好给陈豨通风报信!
刘邦的沉默,让吕泽不自在!
吕泽也在猜测刘邦不做声的原因。
吕泽想,刘邦是不是怀疑自己是陈豨的同谋,如果是这样,自己将如何解释?
吕泽又想,要是刘邦真的是在怀疑自己是陈豨的同谋,自己无论怎么解释,都只会引起刘邦的疑心!
吕泽认为,解释是不起作用的,吕泽不想解释!
刘邦还是闷在那里,一言不发!
吕泽便说:“皇上怀疑我是陈豨的同谋吗?”
刘邦没有想到,吕泽会这样反问自己,一时有些紧张。连忙说:“我怎么会怀疑大舅子呢?我是在想按照大舅子的建议,派谁去调查合适?”刘邦突然改变称呼,称呼吕泽为大舅子,好像彼此关系密切,怎么可能怀疑你这个大舅子呢?
如果刘邦活到现在,做脑筋急转弯的题目,肯定是高手!
吕泽从刘邦的神态上断定刘邦刚才说的是假话!
吕泽也是个太极高手,也与刘邦玩太极!
吕泽说:“如果皇上信得过我,我愿意牵头,组织人员对陈豨展开调查!”
刘邦说:“这个不合适,怎么会让国舅爷去办这件事情呢?”
吕泽说:“陈豨是我同乡,过去是我的同事,陈豨有事情,我也脱不了干系,所以,我愿意带人调查,还天下一个真相!”
刘邦说:“这件事情,国舅爷就不要操心了,我会安排人调查。我们俩就谈到这里,国舅爷可以走了!”
刘邦本以为把吕泽叫到跟前敲打他一番的,没有想到自己最后反被吕泽敲打一番。
吕泽走了,刘邦望着吕泽的背影,摇摇头说:“这也是一个难缠的家伙!”
对于陈豨谋反一事怎么调查,太直截了当,在没有证据之前,会打草惊蛇。刘邦决定从陈豨身边的宾客身上查。
刘邦命人追查陈豨的宾客在财物等方面违法乱纪的事,其中不少事情牵连到陈豨。陈豨非常害怕,暗中派宾客到王黄、曼丘臣处通消息。
尽管刘邦确切掌握了陈豨这些叛变证据,刘邦还是有些迟疑,对陈豨还抱有一丝幻想。刘邦打算进一步测试陈豨本人。汉十年秋,刘邦的父亲去世了,刘邦以此为由召见陈豨,陈豨害怕,推说有病,不接受召见。之后,陈豨为了应对刘邦的征剿,与王黄等人联合起兵,反叛刘邦,并自封为代王,出兵劫掠代地、赵地。由此进一步证实了陈豨的反叛罪行,刘邦对左右说:“陈豨真是罪大恶极,十恶不赦!陈豨,过去作为我的使臣,很讲信用。代地是我大汉紧要之地,国王又空缺在那儿,因此,我封陈豨为列侯,以相国身份镇守代地,实际上代理行使国王的职责。陈豨不知报恩,今天竟然伙同王黄、曼丘臣一起劫掠代地,真是罪该万死!”刘邦对这样一位心腹反叛自己,痛心疾首,沉默良久后继续对左右说:“官吏百姓没有罪,能离开陈豨、王黄等人重新回归朝廷者,全部赦免!”
事实弄清楚后,刘邦准备御驾亲征!
出征之前,刘邦召见萧何。
刘邦对萧何说:“陈豨反叛朝廷,事实清楚,证据确凿。我准备御驾亲征。出发前,我想听听丞相是否有些话要说!”
刘邦有心事的时候,对身边的人说话,就是这样模棱两可,高深莫测。好在萧何习惯了刘邦的套路,能应对自如。
萧何琢磨:现在是多事之秋,刘邦的那句“出发前,我想听听丞相是否有些话要说”的话,实际上提醒自己我刘邦要出征了,家里的事情不能出乱子。
萧何还预感到刘邦对更换太子这件事情还耿耿入怀。
于是萧何说:“皇上御驾亲征,我会尽力做好后方的防卫工作,并保障皇上在前方的物质供应。”
萧何也不想把话说得太明白,说得太明白了,反而引起刘邦的猜疑!
刘邦说:“有丞相在家里照顾,我很放心!我本就不应
该找丞相问这样的话,只是最近有些事情弄得我昏头昏脑,办事情毛手毛脚,颠三倒四。我现在才明白找丞相问话是多余的,我原来每一次御驾亲征,就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!”
萧何说:“皇上出征前,找我谈一些事情,更是提醒我做事要亲力亲为,谨慎小心,不得出现错差!不过,请皇上放心,我会宵衣旰食,竭忠尽智,不敢有半点怠慢!”
刘邦笑着说:“丞相不说了!是我错了,我的话让丞相多虑了!”
萧何走出皇宫,回头望了一眼,感叹说:“这个皇上,用尽心事来敲打我!”
刘邦出征了,让刘邦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御驾亲征让他很凄凉!
刘邦上次御驾亲征韩王信,前呼后拥,步兵、骑兵,加起来三十多万人马。这一次御驾亲征陈豨却是孤零零的。
刘邦事先准备带着韩信、带着彭越一起出征,没有想到这两个人借口生病,没有随同出征。
彭越有些害怕,派了个部将到邯郸应付差事;韩信是根本不理会刘邦。
刘邦到了邯郸,身边只有几个随从。要剿灭陈豨,没有军队,刘邦才着了慌。刘邦只好下诏,紧急征调各地军队。诏书送出去了,但是没有人响应,没有调来一兵一卒,就是身在近邻的自己最好的异姓兄弟卢绾也没有派兵过来!这让刘邦更加窘迫。
刘邦知道,陈豨手下统辖赵、代两国军队,还有边疆驻军,手里有几万人马。周围还有王黄,曼丘臣等叛将带的兵,匈奴人在边境上也是虎视眈眈。陈豨又是一位能征善战的将军,面对这样一位将军,面对敌众我寡的危局,自己既缺少兵,也缺少带兵的将,这仗怎么打?
欲知后事如何,请看下一章:剿灭陈豨。

赤壁热线微信公众号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2-9 19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欢迎大家批评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广告业务|版主守则|免责声明|无图版|手机版|小黑屋|删帖指引|赤壁热线 ( 鄂ICP备11015190号 )

GMT+8, 2019-2-21 12:42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