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壁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680|回复: 9
收起左侧

[小说] 江山依旧在之开国 第六章 老叟诳言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2-4 08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第六章   老叟诳言

几天以后,吕雉嫁给了刘邦!
几年以后,吕雉有了两个孩子。女儿就是后来的鲁元公主;儿子刘盈,就是后来的惠帝。
这样说,吕雉的日子过得飞快!也很辉煌!但细数起来,婚后的生活,也不平静,甚至可以说过得很艰难!
吕雉知道,自己与刘邦的婚姻是一场豪赌!而且这场豪赌的风险很大!
此时吕雉刚刚30岁,而刘邦已经是45岁的老鳏夫。在那个年代,活到50岁,就是高寿,回到60岁,就是古稀之年,人称一甲子。按照这种状况,刘邦还能活几年?
吕雉戏谑自己是“我拿青春赌明天”!现在刘邦连养活自己都困难,45岁了,还孤身一人,居然信他日后会登上九五之尊的宝座。周围的人都笑吕雉脑残。
婚后的生活,也是麻烦不断!
结婚半个月后,刘邦的父母要吕雉分开生活!
分开生活,最大的困难就是连居住的地方都没有!
刘邦家原有的房子就很紧张。三间小房子,刘邦的父亲有两个女人。一个是刘邦的亲生母亲,一个是刘邦父亲的妾,刘交的母亲。一个女人占有一间,还有一间是厨房兼餐厅。吕雉和这么多的人长期生活在一起,是不现实的。
吕雉也想分开生活,可是又没有房子。总不能在露天里生活。要刘邦拿钱盖房子,也是不可能的。刘邦连吃饭的钱都没有,拿什么盖房子?
面对如此困境怎么办?
吕雉只好回家找父亲要!
吕雉理由很简单!
这个婚姻是父亲看好的,是父亲一手促成的,父亲不拿钱,谁拿钱?
吕雉找到父亲,还没开口,吕公就说:“女儿回来要钱的!”
吕雉说:“要钱盖房子!”
吕公没有多问,就按女儿的要求给足了数字。吕雉用父亲给的钱盖了三间茅草房!
吕雉说:有了房子,才算有了新家!
接下来新的问题又出现了!
刘邦对吕雉说:“现在我们单独生活,刘肥应该和我们在一起!你尽管是后母,后母也是母亲,儿子自然跟着母亲过生活!”
吕雉没有想法!
尽管自己结婚不到一个月,就当母亲,带着丈夫的私生子生活,吕雉还是没有怨言!
刘肥接过来了,原来是爷爷、奶奶带。爷爷、奶奶的年龄大了,也没心情照顾刘肥。吕雉看着刘肥破衣烂裳,且浑身脏兮兮的。吕雉一阵心酸。吕雉想,后母不好当。为了不让邻里说闲话,吕雉为刘肥缝制了一身新衣裳。而且为刘肥洗澡,打扮得灵灵醒醒。此时的刘肥还不到八岁,第一次穿上新衣裳,还有一个年轻漂亮的母亲宠爱,刘肥乐呵呵的。
刘肥过去,过年都没有穿过新衣裳,小孩也喜欢显摆。刘肥穿着新衣裳,在村子里转了几圈。村子里的那些孩子,见刘肥穿上了新衣裳,有点酸。便骂刘肥是野种。刘肥好心情没有了,便与小伙伴们对打起来。刘肥一人对一群人,遭到群殴,被打得鼻青脸肿,哭着逃回家里。
吕雉问名情况后,认为小孩打架时常有的事情。便对刘肥说:“以后注意点,不要与别人打架。”刘肥也很乖巧,笑着点点头。之后,吕雉又将刘肥身上擦洗干净。
小孩穿上新衣裳,是很兴奋的事情。刘肥在家里待不住,于是刘肥往爷爷、奶奶那里去了。
爷爷、奶奶见刘肥穿着一身新衣裳,也很高兴!奶奶说:“这点吕雉还蛮会做人的!”
刘肥走近爷爷、奶奶,挨着爷爷、奶奶坐下来。这时,两位老人才发现刘肥的脸上、头上紫一块,青一块的。便问刘肥是怎么回事?刘肥如实告诉两位老人。
两位老人又问:“你被打了,你妈妈对你怎么说的?”
刘肥说:“我妈妈说,叫我以后不要与村里的小孩打架!”
奶奶又问:“你妈妈没有拉你去找这些小孩家里去评理?”
刘肥说:“没有!”
奶奶不高兴了,拉着刘肥来找吕雉。见面就说:“真是后妈!孩子打了,不闻不问!一点也不知心痛!”
吕雉平和地说:“小孩打架,时常有的事情,谁是谁非,能说清楚吗?”
奶奶发火了,说:“谁的小孩谁心痛!不是你的小孩,你自然不关心!”
这真是冤枉吕雉了!
吕雉尽管冤枉,但对方毕竟是自己的婆婆。只得不做声,让婆婆数落!
谁知吕雉不做声,更惹婆婆生气!
老人放开嗓门大喊:“你不要不服气,自古以来,后妈就是铁心肠。俗语说,后母心,门斗钉。后母对于不是自己生养的小孩就是刻薄,以后不能这样!”
吕雉想哭!
吕雉忍住了,吕雉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哭!要是哭,老人更不高兴!吕雉拉来一张椅子,扶老人坐下,并为老人倒了一杯茶,笑着说:“婆婆教诲得极是,我以后一定小心!”
老人还是不依不饶,继续数落吕雉,连刘肥都觉得奶奶太过分,拉着奶奶离开了。
刘肥的事情过去不久,又发生了一件事情。
刘交的母亲,也就是刘邦父亲的小妾,知道了吕雉搬进了新家,想去看看,凑凑热闹。吕雉见老人来了,尽管不是刘邦的生母,但毕竟是刘邦父亲的老妈子。吕雉热情地招待了这位老人。老人临走时,吕雉还送给老人一包好茶。
老人和小孩一样,都有显摆的心理。她回家后,便把那包茶叶放在显眼的地方。当刘邦的生母从她房间走过时,便拉着刘邦的生母说:“刘邦讨了一位孝顺的儿媳。我那天到她家时,她还送给我一包茶叶。”说着,便打开茶叶包,让刘邦生母看茶叶,并加上一句:“这是上等茶叶,我给你泡一碗茶,让你尝尝!”
刘邦生母强忍着怒火说:“我有事情,明天再过来喝茶!”说完,便急匆匆地走了!
刘邦生母找来刘邦父亲,数落一阵:“那个吕雉,给那位老太送茶叶,却不送给我。这不是分明气我吗?”说完,求援似的望着刘邦父亲。刘邦父亲没有理她,这更让刘邦生母窝了一肚子气。
刘邦回家了!
刘邦母亲在刘邦面前添油加醋。说:“吕雉刻薄刘肥,对我这个老太婆也不礼貌!”说着说着就痛哭流泪,这让刘邦非常不舒服。
刘邦回到自己的家,吕雉笑盈盈地迎接他!
刘邦更来气,认为吕雉在演戏。不分青红皂白,抽了吕雉一耳光。这让吕雉莫名其妙!
吕雉愤怒地说:“你为何进门就打人?”
刘邦吼道:“我是教训你这没有礼数的婆娘!”
吕雉被刘邦的话弄得稀里糊涂,反问刘邦说:“我哪里没有礼数?”
刘邦把母亲说的话转述了一遍!
吕雉听了,伤心地说:“你怎么能听母亲一面之词?有些事情,你可问刘肥?”
刘邦立即意识到,自己伤害了吕雉,连忙赔礼说:“我糊涂!我糊涂!你打我一耳光吧!不,你打我一耳光,会打痛你的手。你用木条子抽我!”说完,顺便捡了一根木条,塞给吕雉,让吕雉抽他一木条。吕雉破涕为笑!
刘邦自从结婚后,就不安心在泗水亭办事了,经常回家。回家后就不想走,时间一长,刘邦那些朋友就赶到刘邦家中,海喝海吃。刘邦身上又没有一文钱,吕雉又不敢怠慢那些朋友,只得赶回娘家找父亲要!
吕公开始几次很大方,要的次数多了,也有了怨言。但又不得不给。吕公本来是贪图便宜,是只进不出的貔貅。现在被刘邦这个女婿揩油,吕公自认倒霉。
有一天,吕雉对刘邦说:“坐吃山崩,何况我们一无所有,我们要弄几亩田种,解决自己的生活。”
刘邦说:“要田有什么用?谁来种?”
吕雉大方地说:“我自己来种!”
刘邦不理解吕雉,望着吕雉摇摇头,质疑说:“你种?你会种田吗?”
吕雉说:“不会种,我慢慢学,不就会了。开始,让两个哥哥帮我!”
刘邦说:“哪里去弄几亩田?”
吕雉说:“你二哥家里那么多田地,按理,应有我们的一份!”
刘邦望着吕雉说:“二哥家里的田地,就是他的命。二哥不会给一分田我们,你就死了这份心吧!再说,你以后有了孩子怎么办?”
吕雉不做声,知道刘邦二哥那里的田地是没有指望的。
几天后,吕雉又回了一趟娘家。吕公知道吕雉回来了,就只有一件事情,那就是要钱!
吕公想从后门走,躲避吕雉。吕公不想再给钱吕雉,认为自己给得太多了,不能老是这样倒贴!
吕雉见父亲往后门走,,她便从后门堵住父亲,笑容可掬地说:“父亲往哪里走?”
吕公被吕雉堵住在后门,尴尬一笑,说:“没有想往哪里走,只想到后门看看。”
吕雉说:“父亲既然没有其它事情,我们就进屋吧!”
吕公皱着眉头,不情愿地说:“我们进屋吧!”
落座后,吕公问吕雉:“你这次回来,又是要钱吧!”
吕雉点点头!
吕公问:“要多少?”
吕雉不好意思开口,扬起一个指头!
吕公疑惑地问:“十两银子?”
吕雉摇摇头!
吕公吃惊的问:“一百两银子?”
吕雉还是摇摇头!
吕公瞪着双眼,不敢问了,久久地钉在那里!
吕雉说:“一百锭银子!”
吕公听后,像吓掉了魂。惊恐地说:“你这是要我的命!”
吕雉说:“这是最后一次找您要钱,以后不管遇到什么情况,我都不找您要钱了!”
吕公说:“这一次要这多钱干什么?”
吕雉说:“置几亩田,以后生活有来源。”
吕公不做声!
吕雉说:“心痛钱了?您不是说刘邦贵不可言吗?等刘邦有钱了,我成百倍、成千倍还给您!”
吕雉这句话点了吕公的七寸,吕公无法言语!
过了好一阵,吕公似乎想明白了,笑着说:“吃饭后,我就给你一百锭银子,你拿回家去花,随便怎么花,我都不问。就是后面,没有钱花了,还可以再来拿!”
吕雉笑了!拿着父亲给的银子,故意掂了掂,戏谑父亲说:“一百锭银子,好重啊!”
吕公也笑了!
吕公有些心痛地说:“我这是一锭三两的银子。一百锭就是三百两,能不重吗?”
吕雉回家后不久,就置了十亩田,并在两个哥哥的帮助下,在田地的边角上盖了一间草棚,作为田间劳作休息用房,平时放些农具。
第二年秋收的时候,吕雉已有身孕了,挺着大肚子,在田间劳作。两个兄长很心痛妹妹,劝妹妹到草棚里休息,活让他俩干。吕雉说:“我本来就是干活的命,刘邦指望不上,也不能每年都让兄长来替我干活!以后的农活,还得自己干,习惯了就好。”
吕泽与吕释之望着疲惫的妹妹再也不做声了!
吕雉生下鲁元公主以后,满月后就下地干活。当年秋收的时候,吕雉把鲁元公主背在身上干活。
第二年又有了儿子刘盈,吕雉又带着两个孩子干活。刘盈一岁那年秋收,吕雉把刘盈放在摇篮里,让还不到三岁的姐姐鲁元公主照看。
阳光炙烤着大地,吕雉满脸通红,汗水湿透了衣裳。吕雉又热又累,但她仍一刻不停地劳作。吕雉想尽快干完农活,带着两个孩子回家。这大热天,大人都难受,何况是两个小孩?虽然是放在草棚里,没有阳光暴晒,但低矮的茅草棚,就如一个大蒸笼,既潮湿,又闷热。
吕雉正埋头干活,忽然鲁元公主在茅棚前跳着脚喊:“弟弟流血了!弟弟流血了!”
吕雉听到鲁元公主的叫喊,放下农具,猛然抬起头不顾一切地向草棚奔去。没跑几步,便摔在地上。吕雉艰难地爬起来,又不顾一切地向草棚奔去!吕雉湿透的衣裳上沾满了泥土,汗水与泥土如泥塑一样浆在吕雉的脸上。
吕雉气喘嘘嘘地跑进草棚,刘盈还趴在地下。头边淤积着一滩血。吕雉抱起嚎啕大哭的刘盈,刘盈额头摔破了皮,还在流血。吕雉连忙撕下一块衣襟,裹在刘盈头上。然后打来清水,清洗刘盈脸上的泥灰。刘盈还是不停地嚎哭!
吕雉想哭,但极力克制住了!
清洗刘盈脸上的泥土后,吕雉把刘盈抱在怀里,再把奶头塞进刘盈的嘴里,刘盈才停止了哭泣。
吕雉望着蜷缩在自己怀里的刘盈,如小猫一样,泪水再也忍不住了,不停地掉在刘盈的脸上,身上。
吕雉想:这就是父亲为自己安排的婚姻,这就是日后的皇后,现在的自己连一个村妇也不如!要是嫁给单县老乡,衣食住行,丰衣足食,还会带着两个孩子独自下地干活吗?嫁给那个沛令,尽管是小老婆,没有名分,但那个沛令会宠着自己,更不会如现在这般狼狈?
吕雉想到这里,有点怨恨父亲。为了那个皇后梦,硬生生地逼迫自己嫁给了刘邦这个泼皮无赖!
吕雉的泪水越来越多,越滴越快!吕雉的泪水涮涮地掉到刘盈的脸上,砸醒了刘盈。刘盈吐出奶头,张着眼睛,张望着吕雉。
吕雉低下头,亲了刘盈一口,转身又亲了鲁元公主一口说:“为了那个看不见的皇后梦,苦了妈妈,也苦了你们姐弟俩,这样的日子何日是尽头?我们有命等到实现皇后梦的那一天吗?”
刘盈见妈妈在与他说话,两只小手在空中乱抓。
吕雉又把奶头塞进刘盈的嘴里,刘盈吮吸了一阵后,又吐出奶头。吕雉换了另一个奶头塞进刘盈的嘴里,刘盈一会儿就熟睡了。
吕雉把刘盈再次放进摇篮,用小石头固定摇篮。望了望摇篮中的刘盈,转身对鲁元公主说:“小心照顾好弟弟!”便离开草棚,向地里走去。
太阳悬在头顶,旷野里草木不动。此时,大多数人都是躲在房间里睡午觉!
这天,吕雉又下地干活来了。除了带着俩个孩子外,刘邦也跟来了!
阳光特别猛烈,烤得大地发烫,烤得原野直冒白星。两个孩子躲在草棚里热得不敢吭声。刘邦在草棚里呆了一会儿,闷热得满头大汗,便独自离开草棚,躲在远处的大树底下了。
吕雉在地里干活,见刘邦离开了草棚,担心两个孩子。放下农具,回到草棚里。
吕雉给鲁元公主倒了一碗白开水,然后又倒了一碗给刘盈。刘盈喝了两口,推开水碗。天气太热了,刘盈有些烦躁。吕雉用一把破蒲扇,给刘盈扇风,一会儿,刘盈睡着了。
吕雉把刘盈放在摇篮里,去准备午餐。所谓午餐,是早晨从家里带来的糊糊。吕雉架好锅灶烧水。水烧开后,吕雉便将糊糊倒入水中搅拌。这一切准备好后,吕雉牵着鲁元公主,坐在摇篮边,还是用那把破蒲扇为姐弟俩扇风。
这时,门外来了一位老人,对吕雉说:“大姐,能给一碗水喝吗?”
吕雉望着老人,瘦削的脸庞,花白的头发,眼睛却特别有神。吕雉似乎意识到,这位老人非同寻常,便点点头,然后起身,带着鲁元公主,盛了一碗白开水,递给老人。老人一口气喝光了白开水,捋了捋白胡须,朝吕雉忘了一眼,吕雉连忙说:“老人家,还没吃午饭吧?”老人点了点头。吕雉又牵着鲁元公主盛来一碗刚煮好的糊糊,递给老人。老人也不客气,端着糊糊,如白开水一般,便将一碗糊糊送进了自己的肚子里。
老人喝了一碗白开水,喝了一碗热糊糊,有了精神,仔细打量吕雉。望得吕雉有些紧张。
吕雉转过身子,搬来一条凳子,让老人坐下。
老人没有坐,而是高兴地对吕雉说:“大姐,看你的相貌,是个大富大贵之人,一定要加倍珍惜自己!”
吕雉笑着说:“我父亲也这样说,可是,您看我现在这般光景,算是大富大贵之人吗?”
老人深不可测地说:“命也,运也;运也,时也。时不到,运不到;运不到,命不到。命运是变幻莫测的,但也自有定数。姜子牙七十二岁,还坐在渭河边上钓鱼,之后,遇上文王,才时来运转。大姐,要有这份耐心!”
吕雉盲目地点点头!
老人又望了吕雉身边的鲁元公主一眼,笑着说:“这小公主也是一副好相貌,其一生享不尽的荣华富贵。”
吕雉想:不管老人的话灵不灵,此时在这奇热无比的夏天,能听到这样的话也如一剂解暑良药。吕雉抱起睡在摇篮里的刘盈,对老人说:“您瞧瞧这小孩子!”
老人看到刘盈,内心一惊,便说:“大姐、小公主的富贵,都是因为这小公子的缘故。”
说完,老人停了一下,望着刘盈额头那一点伤痕,有些遗憾地说:“这小公子这点小伤痕,有些不是地方,不过也无伤大碍,以后小心为是,不要让他再摔跤了!”说完,老人离开了草棚。
吕雉望着老人远去的背影,自言自语:“我们娘儿三这是大富大贵的日子吗?一碗白开水解渴;一碗黑乎乎充饥;一天到晚蹲在地里干活;一年四季没有一天清闲!”
想到这些,吕雉不由自主地长叹!然后又自言自语:“不知是那位老人喝了我家的白开水,还是喝了我家黑糊糊,为了感谢我们,编出这样的话来,哄我们开心还是真的有那等富贵命?”
远处的刘邦进来了,没有吱声。
鲁元公主告诉吕雉说:“爸爸进来了!”
刘邦看了鲁元公主一眼,问吕雉:“刚才有个老人进进出出,是为什么?”
吕雉说:“谁知是为什么?不过他说,我们娘儿三都是大富大贵之人!”
刘邦听了很高兴!
刘邦急不可耐地问:“那人到哪里去了?”
吕雉说:“走了!刚走不久,应该没有走多远!”
刘邦掉头走出草棚!
刘邦很快追上了那位老人!
刘邦说:“老人家,停一下!”
老人站住,问刘邦:“刚才草棚里的娘儿三是你什么人?”
刘邦告诉老人:“那妇人是我老婆,那两个小的,是我孩子。”
老人说:“她们娘儿仨富贵无比,都是你的缘故。你是我这辈子见到的唯一奇特无比的相貌,贵不可言!”
刘邦连连点头致谢,并说:“真如老人所言,绝不会忘记您的大德!”
当刘邦登上九五之尊后,却再也无法寻找到那位老人。
刘邦回到草棚,拉过一条长凳坐下,也不感觉闷热了,而是高兴地对吕雉说:“那老人说,我的相貌贵不可言,和你父亲说法一样,说你们娘儿仨的富贵都是因为我的缘故,看来真有那么一天!”
刘邦还没说完,吕雉挖苦说:“我也盼望你有那么一天,就是担心那一天不知什么时候到来?你看,我们现在过的这般日子,能等到那一天吗?”
刘邦有点扫兴,不高兴地说:“过几天苦日子,不打紧,艰难困苦,玉汝于成。等着吧,我黄袍加身的那一天,你就是后宫的娘娘,天下的娘娘!”
说完,一家人都笑了!
已过晌午了,鲁元公主喊:“饿了!”这一声喊叫,刘邦也感到饥肠咕噜地空转,便对吕雉说:“开饭吧!我也饿了!”
吕雉盛好三碗黑糊糊端上来!
鲁元公主一声不响地喝完了那碗黑糊糊!
刘邦端着那碗黑糊糊,却久久地不愿送到自己的嘴边!
吕雉望着刘邦那副模样,笑着说:“当下,我们就是喝黑糊糊的命!”
刘邦却笑着说:“我是未来的天子啊!”
吕雉说:“就算你明天成为天子,今天还得喝黑糊糊;没有今天的黑糊糊,你等不来明天的天子!”
刘邦笑着说:“为了明天能做皇帝,我今天还得喝这黑糊糊!”
欲知后事如何,请看下一章:借机报复。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经验 +2 收起 理由
烽火连篇 + 2 关注中,本帖已推至赤壁热线网站首页。

查看全部评分

赤壁热线微信公众号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2-4 08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欢迎大家批评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2-4 18:27 来自0715圈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三段能否改成‘虽然吕雉以后的日子过的很辉煌,但她婚后生活不平静,而且很难辛。’这样是否简洁些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2-4 19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马志超 发表于 2018-12-4 18:27
第三段能否改成‘虽然吕雉以后的日子过的很辉煌,但她婚后生活不平静,而且很难辛。’这样是否简洁些?

谢谢马老师!按马老师这样改,是很精炼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2-4 21:06 来自0715圈 | 显示全部楼层
精彩,每回必看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2-5 07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故事曲折精彩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2-5 08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
谢谢大神的鼓励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2-5 08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
谢谢朋友热心捧场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2-5 09:29 来自0715圈 | 显示全部楼层
  故事写得很精彩,每期都在看,期待更新写完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2-5 11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赤壁168 发表于 2018-12-5 09:29
故事写得很精彩,每期都在看,期待更新写完!

谢谢朋友捧场,一定不辜负朋友的期待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广告业务|版主守则|免责声明|无图版|手机版|小黑屋|删帖指引|赤壁热线 ( 鄂ICP备11015190号 )

GMT+8, 2018-12-10 03:53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